新消息不新,老消息不老。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既有地方性交易场所上线开展业务,又有交易场所“新面孔”带来活力,各地都相继动了起来,一系列消息面的利好让行业氛围开始转暖,如同冰川开始消融,待冰川完全退去,行业的变化必将沧海桑田。但由于清理整顿活动还未结束,行业老问题仍遭诟病,在冰封期过渡期间,行业人士也愈发感觉到交易场所发展“变中有忧、忧中有变”。

    交易场所发展:变中有忧、忧中有变

    机遇与挑战并存

    在即将过去的5月,不断有交易场所上线业务的消息,让市场感受到地方性交易场所热度的回升。关注行业发展的人士也不断向期货日报记者追问:“交易场所整体发展怎样?个别的又有什么不同?交易场所是否已开始触底反弹,还是虚有其表,消息面好看罢了?”

    5月28日,中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交易系统正式上线。5月27日,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杂交大蒜现货合同上线。同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大宗商品标准仓单交易平台又增加新品种和新功能——上线定向挂牌功能,天然橡胶品种正式上线交易。数据显示,该平台上线一年取得不俗业绩,累计入金641.44亿元,累计出金634.46亿元。累计收到卖方发票75776张,发票金额1238.74亿元;寄出买方发票8667张,发票金额1248.85亿元。上期所大宗商品服务部总监鲍建平表示,上期所标准仓单交易平台将进一步深度利用物联网和互联网技术,打造一个期货与现货结合、场内与场外对接、境内与境外互通、线下与线上互联的一站式平台,建设成为多层次商品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此之前,类似动作也在各地频频上演。5月26日,广州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商所)于唐山召开带钢产品上市发布会。5月23日,河南南阳大宗农产品(000061)交易中心上线运营暨香菇产品上市发布会举行。5月22日,前海联合交易中心的指定交收仓库新疆连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在客户完成入库申报后,注册签发了交易中心首批氧化铝仓库标准仓单,首批签发的氧化铝仓库标准仓单规模为2.4万吨,后续客户将通过交易中心的现货挂牌实现仓单销售。同一天,山东栖霞苹果电子交易市场黑枸杞产品在发售系统正式申购。5月21日,广商所发布《关于RBS1909、RBG1909现货购销合同上市交易的通知》。5月15日,国合联正中品商城暨宁夏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上线。5月13日上午,新疆和田淘宝直播基地签约授牌仪式在新疆和田玉石交易中心隆重举行。

    面对多地交易场所“开闸放水”,商品交易场所创新服务联盟秘书长王在伟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年攻坚战下,交易场所机遇与挑战并存,说明行业在逐步正规化发展。同时,监管层和地方政府等高层都表示支持具有产业背景的大宗平台发展,有的地区出台政策保驾护航,比如海南、上海和浙江等地区的交易场所已经享受到了政策红利,这是积极的一面。”

    虽然交易场所变得活跃起来,但王在伟仍有担忧。他表示,虽然行业发展环境变好,但商品现货类交易场所发展还面临许多问题,其中线上交易流动性是制约交易场所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由于“国发[2011]38号”、“国办发[2012]37号”文件的存在,商品现货类交易场所在未来很长段时间内流动性将受到严格限制,没有流动性的交易场所是有缺陷的。地方性交易场所针对流动性的合规创新在不断探索,末来比较看好山东和浙江两个地区的交易场所发展,特别是山东地区通过地方立法的形式来支持当地交易场所发展。

    竞争中优胜劣汰

    按照政策要求,原则上一个省份一个类别保留一家交易所,重复的需要撤销、关闭或整合。在史上最严厉的清理整顿活动下,依然挡不住新设交易场所的热情。5月20日,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发展)与荷兰APOC飞机拆解公司、香港Better Air航材贸易公司签署协议,四川发展下属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四川发展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将与APOC及Better Air共同搭建面向全球的专业航空资产产权交易平台。5月18日,??谑姓胭鹂蠹徘┒┎钩浜献餍?,设立海南国际能源交易中心,项目建设期限为5年,计划2023年前完成50亿元人民币规模投资。5月16日,在天津举行的第三届世界智能大会上,天津市委网信办、浪潮、中国建设银行(601939)签署数据金融合作备忘录,天津将建数据交易中心及数据运营公司。5月11日,民革市委会两位代表左洋、王颖,在东莞电台“政协议政厅”栏目,与主持人、市政协委员叶纯,建议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快消品交易中心实现粤港澳的产业融合升级。5月5日,宁夏(宁东)西部能源化工交易中心正式揭幕。

    记者查阅《2018中国大宗商品平台报告》得知,2018年在建、开业运营、拟建“浮出水面”的交易场所计有77家、其中,商品类交易场所有34家。今年初至今,新设交易场所的消息更是琳琅满目,这不禁让人担忧:“新设交易场所热情的背后会诱发重复建设的‘老病根’吗?”对此,王在伟认为,同一地区同品类交易平台的重复建设确实会浪费很多资源,但在目前行业发展形势下,地方政府如何响应监管层“关、停、并、转”的要求面临很多待解的问题。

    王在伟进一步说道,到目前为止,国内多数地区在全面执行交易场所“关、停、并、转”方面做得并不是很好,更多的是交易场所的自身行为导致的关停。之所以如此,他认为,一方面确实有实体企业对于线上平台存在需求;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想通过交易场所这一平台来拉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梢钥闯?,有许多同类型的交易场所产业背景其实都不错,但在短期内谁都无法快速确立核心优势,更不要谈对于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交易场所的发展需要时间的积累,最后用结果去说话,到那个时候地方政府和交易场所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最后,王在伟表示:“清理整顿期间,对于交易场所布局地具有产业背景、物流配套等措施,具有良好基础条件的平台来说,其实行业清理整顿对他们的影响不大。有的地区政策对他们也很支持,这些才能真正代表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行业,是商品现货类交易场所的中坚力量。”